0 Comments

春晚相声小品初见眉目 今年流行“四不象”(图)

发布于:2019-04-15  |   作者:admin  |   已聚集:人围观

  经过三次严格审查之后,2004年春晚相声小品目前已初见眉目。耐人寻味的是,在12月30日的沙场点兵之前,春晚仍然“屠刀”高举,可能会毙掉个别节目,为了生存下去,无论是相声还是小品,都在形式上玩出了花活,从而使“四不象”节目大行其道。

  12月30日晚,春晚将把所有相声小品和部分歌舞节目合在一起进行本届晚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审查,在这个当儿,从语言类节目二审时就一路顺风的博林、卓林的串场相声小段《送您一支歌》,却忽然遭遇了导演组的“冷弹”,照业内人士的话说,不仅“死得可惜”,还“死得不明不白”。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很早就被拿下的连春建、单头中特。张志强、黄梦如、白玉等人的相声《十二生肖大拜年》,又被“抢救”了过来,由侯跃文、石富宽、李嘉存、刘亚津、陈寒柏、刘惠、张大礼等人重新演绎。节目的死去活来似乎印证了总导演袁德旺说过的话:“毙了的节目可能还会回来,过关的节目可能会被拿下”。

  自打数年前由牛群冯巩首先打出“泛相声”的大旗之后,融合了歌舞、戏剧等多种表演元素的“四不象”相声就开始大行其道,甚至一度在春节晚会舞台上形成了“小气候”,而今年,种种迹象表明,“四不象”仍然会在春节晚会舞台大流行:冯巩、周涛、朱军、刘金山、李志强的相声《让一让世界多美好》,在以往“泛相声”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更多戏剧的作料,完全不同于一般的传统相声,说是相声剧还更合适些;杨少华父子的相声,则玩开了化妆,美其名曰“化妆相声”,爷俩又是戴墨镜又是拿手枪,一会儿是警匪片一会儿又扮演大侠,还有一个女孩在舞台上来回走,各种道具让人眼花缭乱,已经与传统相声不可同日而语;从一审时就一路绿灯的师胜杰、孙晨的相声《今天我上镜》,相比之下算是最忠于传统相声的,但是也同样加大了表演的成分;而在三审中不幸被毙的姜昆、戴志诚的高科技幽默说唱《精彩网络》,更是“四不象”的典型代表,只可惜在“四不象”的路上走得太远,回也回不来了。

  语言类节目的“名额”问题是春节晚会演员心中永远的痛,春晚时间就那么4个多钟头,分配到每个相声小品身上,时间都要掐算到秒,因此,忍痛割爱的事情每年都要发生。而今年,相声节目喊着“保三争四”,实际上到最后弄不好会成了“保二争三”,那么,冯巩、周涛、朱军、刘金山、李志强的相声《让一让世界多美好》,师胜杰、孙晨的相声《今天我上镜》,侯跃文、石富宽、李嘉存、刘亚津、陈寒柏、刘惠、张大礼等人的《十二生肖大拜年》和杨少华父子的相声,究竟谁能笑到最后?估计30日大审查之后才能一见分晓。

  明眼人都知道,春晚节目毙来毙去、换来换去,除了节目本身质量问题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要权衡腕儿的大小轻重,这是历届春晚总导演都要小心走好的平衡木,一言以蔽之,就是保腕。仅以语言类节目为例,赵本山、黄宏、冯巩等人绝对是春晚必保,除了大腕的节目之外,白姐公开一肖一码其他节目和其他演员就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同样是《十二生肖大拜年》这个相声,第一次审查时由连春建、张志强、黄梦如、白玉等人表演,就惨遭枪毙,而现在换上侯跃文、石富宽、李嘉存、刘亚津、陈寒柏、刘惠、张大礼等腕儿,就“起死回生”了,春晚保腕的做法,由此可见一斑。

标签:四不象图
更多
    野草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验证码
置顶